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社會文化範疇施政方針答問撮要 (節錄)

[市民日報] 2016.12.2

陳虹:兒童評估中心投入服務以來發現多少有問題個案?評估服務進展如何?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兒童綜合評估中心今年6月啟用後,至9月23日有245人接受評估,212人完成評估,餘下33人於年底前完成。

陳虹:私框實施後對教師生涯有制度保障,但私校教師的薪酬是公立教師的三分一,同時私校教師的退休保障,由於公積金供款偏低,有教師提出政府可否加大對教師公積金的供款。關注教育輔助人員的待遇。
教青局局長梁勵:公積金問題,相信坊間會作出相應調整。

陳虹:藍天工程要15至20年方能解決,是否難以縮短?
譚俊榮:政府收回的閒置土地,將有助覓地為學校興建新校舍。政府對未來解決裙樓學位的「藍天工程」的進度更樂觀,去年預計需15至20年,現時相信未來15年內便可全部解決。
十餘年是很短時間,原本規劃教育用地被霸佔,希望權限部門可向有關公司及人士加快清遷工作,之後可興建。如現時有土地便可馬上興建學校,但現實是暫時沒有土地,日後會加快時間令藍天工程盡快實現。

特教擬成教育專業必修科

[澳門日報] 2016.12.2

教育事關千家萬戶,教育議題昨成不少議員關注焦點。對於特教師資,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稱,教青局一直與相關大專院校溝通,希望將特教課程列為教育專業的必修科,爭取增加融合教育學科的學分與每周授課時數,讓教師入職前已獲相應培訓。同時藉獎學金支持學生赴外修讀特教,○九╱一○學年至一三╱一四學年共資助四十二人修讀,其中十八人學成後回澳從事有關工作。
陳虹倡增供款比例
議員陳虹昨日關注教學輔助人員、托兒所教師、早療教育教師及退休教師保障。特別提到面臨退休的教師公積金供款時間短,退休後保障更少,希望政府考慮支持學校提升教師的公積金供款比例,或引入第三方供款。
教青局長梁勵回應稱,政府關注“私框”執行情況,緊守法律原則。按相關規定,學校教學人員報酬及公積金供款支出,佔學校固定及長期收入的百分之七十或以上,認為學校有空間調整供款比例。
加強培養增授課時
近年有特教需要的學生增多,師資不足問題越趨顯現。譚俊榮表示,政府重視特教師資培養,透過持續獎學金制度儲備更多專業人才。教青局一直與相關大專院校溝通,希望把培養中、小、幼學位課程中的特教學科由選修科變為必修科,爭取增加融合教育學科的學分及每周授課時數,加強培養。
為強化特殊教育學校支援,政府提供教材、輔具及優化校園環境,令學生更好地融入學習生活。此外,因應社會對早療服務的需求,去年他指示教青局、社工局、衛生局統合,一七╱一八學年將在理工學院開設語言治療等課程。

近二百五人預約 兩月完成八成七 兒童評估中心效率高

[澳門日報] 2016.12.2

存在兒童發展障礙的病人往往入學才被發現,錯過早期療育的黃金時間。故政府今年六月一日成立兒童綜合評估中心,方便及早發現個案及治療。
本報記者 報道
議員陳虹關注中心啟用後的運作情況。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表示,截至今年九月底,共有二百四十五人預約評估,當中八成七、二百一十二人已完成評估,其餘三十三人估計年底完成。評估時間較過往縮短至八周,工作非常有效率。
篩查新生兒聽障
澳門平均每年有七千名新生兒,估算每年有四百宗兒童發展障礙的新案例,如語言障礙或自閉症等,早發現早治療效果顯著,故兒童綜合評估中心發揮重要作用。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表示,設於山頂醫院內的兒童評估綜合中心,專為六歲以下發展有障礙的幼童提供一站式及多專科合作的評估服務。中心成立前,有一百五十四名兒童等待評估,現已有一百二十七人完成評估,其餘廿七人正安排接受心智發展、職業及語言治療的評估。
先天性聽障亦是引致兒童發展障礙的原因之一,但該類嬰兒不容易發現,故山頂醫院去年起為新生兒提供免費的聽力篩查測試服務。李展潤表示,每年約發現千分之一點六名病人,“較一四年發現病人大增,真是有效。”鏡湖醫院出生的新生兒會安排到衛生中心做免費聽力篩查。但因非強制性,人數較少,日後會在鏡湖醫院多宣傳。
續推動母乳餵哺
議員黃潔貞關注澳門母乳餵哺第二階段計劃。譚俊榮表示,母乳餵哺由以往未被重視,到現時社會均知道好處,形容是“行咗一大步”。今年由社文司範疇率先做起,至今已成立約七十個母乳餵哺室,明年續推動其他範疇的部門及大型公司設立母乳室,估計日後母乳餵哺政策會推動得更加好。

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保安範疇施政方針答問撮要 (節錄)

[市民日報] 2016.11.29

陳虹:現時醉駕、毒駕刑罰較低,保安部門會否就醉駕、毒駕刑罰調升刑幅,當有社會共識,會否向法務部門提出修法建議?修改道路交通法有否時間表?
黃少澤:「制度上嘅完善,其實我比你緊張」,完善保安制度需要時間,舉例2012年完成的涉及DNA法案仍未排到期,但是立法會已有很多法案正在排期,工作非常繁忙。完善和創新制度是保安部隊執行工作的前提和保障,沒有法律基礎無法執行,希望立法會給予支持。
在警方持續執法下,醉駕、毒駕數字持續下降,去年下降更為明顯,三個司已開始研究道路交通法修法工作;暫時警方很少接到涉及有關代駕的意外。

陳虹:除了主動警務、公關警務、社區警務方面的工作取得了甚麼成效,未來還有甚麼新的警務計劃?
黃少澤:三個警務理念體現以為民主的重要理念,各保安部門都設主動警務工作,社區警務則以社區問題作為執法方面,形成警民合力,獲得社區支持,公關警務則是讓社會明白警方的工作和改善工作,例如警民同心節目,微信官方帳號等,亦鼓勵一眾局長勇於見記者。

陳虹:對於外地人非法集資捲款潛逃,會否發揮區域合作機制,更好執法?
黃少澤:非法集資不涉及高利貸和暴利的概念,希望社會清楚理解。

法律不足不嚴 酒毒駕長打長有 修法難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澳門日報] 2016.11.29

議員李靜儀列舉酒、毒駕例子,指法律不足不嚴,令前線執法難,打擊士氣。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表示,在警方加強執法下,酒毒駕等數字明顯下降,政府亦希望透過修改“道路交通法”加強規範。
酒毒駕個案下降
李靜儀表示,酒、毒駕最高刑罰為一年徒刑,加上法院判決好多時只是緩刑或罰金代刑,令部分人心存僥倖。又如非法改裝車輛,由於法規無明確量化的標準而存執法難,問司長會否在上述方面加強修法?
黃少澤表示,在警方加強執法下,近幾年酒、毒駕個案不斷下降,今年前九個月降幅明顯,其中醉駕同比減少三成,毒駕減少百分之六十一,交通意外傷亡總數減少百分之十七,死亡人數亦由去年十人減至八人,而同期警方行動次數增加百分之廿三點九,反映警方主動執法和取得的成效。至於警方拉人,又無罪釋放問題,黃少澤認為,警方、檢察院及法院各司其職,無可能要求檢察院及法院點做。強調保安部隊會盡最大努力依法執法。
盼一併修法解決
議員陳虹問政府會否加重酒、毒駕刑責?黃少澤稱,治安警、交通局及法務局正在研究“道路交通法”的修法問題,希望盡快有方案。並指修一次法不容易,將一併評估其他問題,綜合修法。另外,雖然代駕存在安全風險,但幸好本澳至今因代駕而報案的數字很少,印象中沒有這些問題。
至於完善法律制度方面,黃司坦言,相當緊張法案進度,但立法需時。如司警於一二年已完成涉及DNA法案,但至今未排期立法。形容自己都好心急,等緊好多法案立法,但是立法工作又非常繁忙。黃少澤並稱,完善和創新制度是保安部隊執法工作的前提和保障,沒有法律基礎,好多工作無法開展,希望未來得到立法會及社會支持。

裸聊勒索首三季增加逾六成 事主表示控制唔到自己

[力報] 2016.11.29

議員陳虹在昨日的立法會施政辯論上關注到本澳裸聊勒索的案件愈趨嚴重,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回應指,大部分事主明知後果,但表示「控制唔到自己」,希望各界共同做足宣傳及教育工作改善情況。
今年首三季有42宗網上裸聊勒索個案,較去年同期的26宗增加逾六成,陳虹希望當局能打擊相關的犯罪問題。黃少澤無奈表示,警方已做了很多呼籲,曾經有一度改善,最近又開始飆升,又認為這些裸聊人士絕大部分都知道後果的嚴重性,「從一開始剝衫佢就已經知道後果,但佢控制唔到自己」,「明知是陷阱,都要跳落去」。
黃少澤指出,裸聊的風險是一定存在,故這類工作應著重在宣傳教育,但未夠有效,不但是警方責任,社會各界更應共同推動。他表示,此問題也是犯罪學當中重要的課題,在受害人知道有機被錄影的情況下如何預防悲劇發生,需要各方理解和探討。

非法集資“走佬”當局束手無策 黃司:金管局牽頭修法警方配合

[澳門日報] 2016.11.29

多名議員關注非法集資者“着草”,受害人追數無門,形容政府似束手無策。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表示,並非警方不做,而是集資前期存在搜證難、調查難,涉事人不願主動報案及不協助調查問題。並指修法問題會由金管局做初步決定,警方會配合,並提供意見。
搜證難非不處理
議員陳虹關注非法集資事件愈呈多發,但事前監管缺位。部門對修法與否又各執一詞,法務部門認為可用暴利罪處罰非法集資問題,但司警局又堅持要修法,問兩部門是否存在不同看法?黃少澤表示,非法集資與暴利罪及涉賭場的高利貸概念不同。並說非法集資問題並非警方不處理,而是存在搜證難、調查難。在集資前期,由於涉及收取高額利息,涉事人不會主動報案,即使有人報案,其他人亦不願出面協助調查,這是執法遇到的問題。
議員吳國昌問會否跨司合作修訂非法集資政策?黃少澤表示,司警及金管局一直保持溝通,亦在執法及宣傳教育方面加強合作。修法方面,相信會由金管局做初步決定,警方會配合,並提供意見。
國際刑警也冇符
議員陳明金建議透過國際刑警,通緝外逃罪犯歸案,彰顯司法威嚴。黃少澤表示,澳門是國際刑警的其中一員,亦一直有參與相關執法工作。早於○七、○八年已曾使用“紅色通緝令”進行罪犯移交,但被終審法院裁決為“知法犯法”,因兩地沒有移交協議就不能執行。他並說,當時是按檢察院指示去執行,並非警方自把自為。
他坦言,警方必須遵守司法機關的判決,在其後的移交罪犯方面有阻滯。此外,警方要求外國移交罪犯的請求都好多,但相關國家亦因兩地沒有協議而不移交,即使透過國家外交層面去交涉,也因沒有移交協議而不成功。“並非我哋不想做,而是涉及國際規範問題,雙方沒有協議,他就可以不交人給你。”這也非澳門單方面可以解決。